看论文,上v4.qin52.com | 全网领先的论文发表门户站

手机版
首页 > 论文大全 > 博士论文 > 符号互动下西安城墙主客双方与旅游体验价值生成

符号互动下西安城墙主客双方与旅游体验价值生成

来源:网络收集 阅读量: 日期:2020-12-29

第一章  绪论

1.1  研究背景与研究问题
1.1.1  研究背景
(1)文化遗产旅游空间的再建构与解构
遗产是历史遗留经过社会价值体系筛选的产物(Ashworth,Tunbridge,1999),主要表现为建筑、艺术、景区景点、物质文物以及能够反映历史遗产的当代人的生活方式等(Butler,1997),具有重要经济、社会、政治和科学意义。尽管有关遗产旅游的概念还有争论,但大部分研究者都认为,遗产旅游是基于旅游吸引物所进行的旅游活动。

依据列斐伏尔“空间三元论”,遗产空间的初始价值在于它在物理意义上可感知的物质空间,物质空间是物质的和物质化了的“物理”空间,一旦“物理空间”和话语权利结合,以国家、民族、地方的身份象征时,开始具有强烈的影响力和吸引力。现代社会,随着资本、技术的介入、遗产空间进入到了轰轰烈烈的“空间再现”(Representations  of  Space)阶段,遗产资本化开始走上必由之路。Poria,Ashworth(2009)认为,遗产资本化主要关乎如何使用“过去”实现特定的目标,包括寻求广泛的文化认同。因此,从遗产地景观符号的象征意义和旅游地的社会建构属性来看,“遗产地空间”和“旅游”结合,使得遗产地的建构和表征成为一个重大议题。长久以来,文化遗产地的建构与表征是掌握在话语权利主体以及科学家、规划师手中,这使得遗产地的空间表征以“构建”为基本特征,其表征手段与“景观”、“概念”、“语言”、“文本”、“事件”等息息相关,其结果是多种力量博弈后的“空间再现”(Representations of Space)。同时,20 世纪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出现及其盛行,人们对文化遗产及其所承载的思想和文化价值产生强烈兴趣(Caffyn,1999),加之大众文化消费需求的增多以及“怀旧思乡(Nostalgia)”的心理诉求,使得文化遗产旅游逐渐成为人们现代的生活方式之一(高科,2010),当旅游者涉入到此空间中,开始通过人的感官对空间存在进行感知和体验,并对空间进行分析性的解构与重构时,空间进入到空间实践(Spatial  Practice)阶段。自此,空间对话伊始,空间的建构与解构成为一对生动的主客关系。
(2)符号学与符号互动论视角:揭示意义的生产与深层结构
Hopkins(1998)指出:符号学是解释文化创造的批评理论的分析工具,符号学可用于研究‘所有的文化’:  建筑、城市、电影、语言、文学,当然还有地方广告和符号化景观,都潜在地属于符号学分析范畴。从遗产地的符号属性以及大众符号消费特来看点,符号互动论成为研究文化遗产地表征与阅读的一个很重要的视角。在《心灵,自我与社会》一书中,米德提出人的心理、自我,社会都是在相互关系中产生的,他们都具有社会意义,自此成为符号互动论的开创者(A.  E  M.  Mind,1937)。布鲁默则首先提出了“符号互动论”,他深化了米德的研究,强调社会是一种动态实体,经由持续的符号沟通,互动过程形成,从而建构了意义。


相关论文

热门论文
最新论文